員工姓名:潘俐安   專員
所屬部門:國外招募部外勞組   總公司
故事主題:你幫助別人快樂嗎?

你快樂嗎?你幫助別人快樂嗎?有時這兩個問題會是同一個問題。這是前不久一部電影中的對話,描述兩位年邁的老人,在醫院病床上對人生課題的討論,後來演變成勇敢走出圓夢的故事。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差別不在名聲、地位的高低或錢財的多寡,而是生命中是否擁有熱誠,是否勇於以熱誠開放自己迎向世界,去經歷人生中高低起伏的美妙安排。如此,即使是從事卑微的工作,也能找到意義與價值。

以下是幾個奇妙的故事,有的發生在同事身上,有的發生在外籍勞工朋友身上。

20128月的某一日,記得當天行程滿檔,與同事併車外出處理工人事情,一名印尼籍工人因手腳莫名腫痛、疑似免疫系統失調的怪病,依約下午至署立桃園醫院回診。由於掛85號,同事阿智推估約16:00前趕到應可及時看診。阿智想到上週看診時醫生一再交代藥若吃完了務必回來複診。於是阿智在趕路的同時,告知在公司的小文上網查詢診號、並即時回報。約在15:30時、小文回報網路上已熄燈了,代表醫師已經看完所有病人,並可能已離開醫院。

阿智於是趕緊打電話到掛號中心。

電話那頭傳來:「醫師已經看診完畢,沒人在了!」

阿智不放棄:「那可不可以給我診間的分機,我試試看。」

於是阿智連撥了好幾通電話到診間,終於有人來接。

護士A:「醫生已經回去了喔。改天再來。」

阿智:「我們再10分鐘就到了,可不可以請醫生回來?拜託!拜託!」

護士A:「不可能的啦,你們應該早點來嘛!」

阿智急了,於是向護士A說了工人的病情,且由於該門診一週只有一次,心想今天若沒看診拿藥,就要再隔一週了。

阿智:「醫生一再交代,這週一定要回診,我們已經快到醫院門口了,拜託!拜託!能不能連絡醫生」

護士A:「醫生走了,沒辦法。」

這時我心想:怎麼辦 ? 沒人在了,還是算了。

阿智:「不能算!再打!」,「拜託等我…..

就這樣邊打電話邊開車,衝進了醫院診間,遇到了另一護士B再把經過情形講一次。

護士B:「不要讓我為難,我幫你掛下週。」

阿智:「不行,可能會出事!那可不可以給我醫師電話?」

阿智一直求護士:「外籍工人身在國外,無人照顧,拜託你聯絡醫師看看。」

結果終於聯絡上醫師,醫師已在路上,並表示要回頭。

等了30分鐘,看到醫師回來的霎那、我們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,連番抱歉。

醫師:「現在不是說抱歉的時候,趕快進來吧。」

頓時、診間電燈重新亮起、電腦開機、護士也幫忙將病歷調回醫師手上

這則故事讓我看到同事阿智那種永不放棄的精神,甚至感動了護士醫師,為了一個外籍工人,一般人早在第一時間已經放棄。

 

第二則故事:2012328日,工人阿妥進了宏州公司工作,我也按例每月到廠輔導,每回看著阿妥辛勤工作的背影以及持續的在進步,心中感到非常欣慰…。

記得2003年一名越南女傭阿翠,被送到內湖照顧一名植物人阿嬤。依流程、一週後驗血報告出來,結果阿翠懷孕指數過高,經給藥後再驗一次,仍然過高,依規定需遣返,算算她來台前後也不過半個月。當阿翠聽到這樣的結果,幾乎當場崩潰!以阿翠的情況來說,當時來臺前的國外貸款金額高達美金4000元。身上沒錢買機票回去不說,回到家鄉勢必欠一堆錢,況且老公打人跟打仇人一樣,有時還會用開水燙人,如果這樣回去一定會被老公打死。以雇主的情況來說,新來的女傭尚未過磨合期,用不習慣、早就千方百計想盡藉口想換掉阿翠。如今有懷孕的理由,一再催促:「不用講那麼多了!依規定就是要送走!快講,講完就帶走!」於是、局面陷入兩難:阿翠不能回去、回去勢必很慘;但雇主這邊也絕無將他留下的機會。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必須做成決定。阿翠決心逃跑,沒有回頭路了。我則苦言相勸:「不能跑,跑了更慘!」。

眼見兩條路都不通了,只好力勸阿翠先接受遣返,並承諾一定介紹她再來臺工作,並拿出5000元補貼阿翠機票錢,以我當時的能力只能這樣。回公司後也成功爭取少算國外仲介費。阿翠終於放棄逃跑念頭肯回去了,日子久了我也淡忘了這件事。一直到15個月後,突然接到阿翠的電話,表示當初接受返鄉以後、過了三個月就又被介紹來台灣工作了,目前人在屏東,雇主待她很好、工作環境也不錯。她非常珍惜、滿意目前的生活狀況,並表示她有一個兒子目前正在唸小學,未來等兒子畢業後,麻煩幫她的忙,希望也能介紹她兒子到台灣工作。那個兒子就是目前宏州公司的阿妥

 

第三則故事:2010年的夏天,我與同事一起到國父紀念館附近的雇主家、給一個要簽第三輪回鍋的女傭辦理文件:一進門、看到一位白白胖胖的女傭,依稀有點印象。他望了我一陣子,激動的伸出手來握著我,眼淚奪眶而出:「姐姐!你不記得我了!你一點也沒變(哈~有點給他爽起來!)」客氣的說道:「有啦!有變啦,歲月不饒人啊!」「你再怎麼變,我也不會忘記你!」原來2004年第一次見到阿錦,是送工那天。兩週後,雇主來電,表示女傭偷吃阿公的水梨,那是第二次見到阿錦。當時只見她嚇得眼淚直流。經一再的開導,好言相勸:越南有句話:「可以窮,但是不可以沒有尊嚴」「你一定要撐過這段磨合期,努力做下去,不要讓人家看不起!」一邊也拜託雇主再給她一次機會。就這樣,雇主忍了下來,後來因時空背景的轉換,我沒有再見到阿錦。簽第三輪回鍋時是我第三次見到阿錦。直說:「姐姐!我沒有讓妳失望,也沒有再做出讓妳丟臉的事!」「頭幾年來所受的委屈、艱難,我都熬過來了!」「現在雇主對我很好,也很照顧我」「妳對我的鼓勵的話,我都一直放在心上」

常想:有時雖然只是一兩句很普通、不太經意的鼓勵的話,也要不吝嗇的講出來。因為聽在別人耳裡,有時感受會完全不同。若當年阿錦因此逃跑,結果大不同。我也順便問她:「想不想再吃水梨啊?…。」

以上的三則故事,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,特寫下來與各位分享。其實,在每個人的心中,總有一些我們認為是有價值的事、是對的事。而能夠持續的去做你認為有價值的事。我想、這就是熱誠!



BACK